有一次,有道吾和渐源禅师一起到一个死了人的人家去吊慰,渐源手拍着棺材问道吾说:“你说这棺材里的人到底是生还是死呢?”
    道吾回答说:“既不能说他生,也不能说他死。”渐源不明白接着问:“为什么这么说呢?”
    道吾回答说:“不可说不可说。”
    于是,在回去的路上渐源威胁道吾说:“你赶快告诉我,再不告诉我的话我就要打你了。”
    道吾回道:“你要打就打,反正我就是不说。”于是渐源举手就打。
    后来渐源到石霜那里求道,又问石霜,石霜也说:“生也不可说,死也不可说。”
    渐源又问:“为什么不能说呢?”
    石霜回答道:“不说就是不说。”于是渐源当下有悟。
    后来有一天渐源拿着一把大锹在法堂上走来走去,石霜问:“你这是在干什么呢?”
    渐源说:“我是在找先师的灵骨。”
    石霜说:“洪波浩渺,白浪滔天,你找什么先师灵骨啊?”
    渐源说:“这正是我要着力之处。”


前台电话:0371-55856666 餐饮电话:0371-55856789